王老爷子和王慧贤,他们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秦烟无奈的叹了口气。

    莫名其妙被人喊孙子,偏偏又不能跟这个小老头计较。

    窦瀚笑嘻嘻的朝秦烟眨眼,示意她不用担心。

    校长站起身,看着来人。

    走在前头的那名老人穿着深蓝色绸褂,腰间悬挂着一块巴掌大的寿字纹和田白玉!

    后面的那个妇人大概四十来岁,一身刺绣旗袍,头发一丝不苟的盘了起来,上面插着两枚金簪。

    气质很特别!

    校长觉得这个妇人很眼熟,他来不及训斥窦瀚,只想弄清楚他们是谁!

    “请问二位是?”

    王慧贤拢了拢肩上的披肩,动作优雅端庄,让在场的人见识到了上流社会贵妇的仪态。

    “张校长,我们曾经在王氏砚台展见过一面,你不记得我了吗?”

    “贤夫人!”张校长大惊,他连忙走到她面前,喜不自胜的笑道,“五年前我跟随伯父有幸参加王氏砚台展,可惜那些砚台都不出售,不然我肯定会买一台珍藏!”

    其实王氏砚台是出售的,只是对象都是上流社会中的权贵,普通人根本没有渠道和资格购买。

    周雯默默听着他们的对话。

    头压得很低,她第一次见到贤夫人这样的上层名流。

    那样的身份,那样的仪态,贵气逼人高高在上!

    这让她感觉自己很渺小。

    秦烟…

    秦烟依旧是那副风轻云淡的神情。

    好像所有人在她眼里都是大白菜。

    周雯心里冷笑。

    她心理承受能力真是够强,为了博取关注,装成一副淡定的样子肯定很辛苦吧!

    张校长看向一副臭脸的王老爷子,问:“这位是?”

    “我父亲。”王慧珺说。

    “原来是令尊!”张校长顿时肃严起敬,他居然见到了华夏砚台界的领头人,传说中的王老爷子!

    他这运气,说是三生有幸也不为过啊!

    “哼!”王老爷子板着脸,气呼呼的模样,没给张校长好脸色。

    张校长收敛了笑意,又恐又惊的问:“老爷子这是…”

    他今天是第一次见王老爷子,往日也没机会见到这种人物,怎么第一次见面就把人得罪了…

    刚才他说了什么冒犯的话吗?

    王老爷子利索的迈着步子,走到秦烟身边,小眼神盯着她,似乎在说‘莫怕,爷爷替你做主!’

    秦烟淡淡的睨了他一眼。

    谢谢您嘞。

    王慧珺看了一眼秦烟,眼底划过一抹敬畏的神色。

    她笑着问,“张校长刚才在忙什么?”

    “处理点小事情。”他回头,让教务主任把老师们都带出去,然后对秦烟和周雯说:“你们两个去学生会,让学生会长把这件事调查清楚,明天再来找我汇报结果!”

    窦瀚不满的嚷嚷,“周雯在学生会根深蒂固,秦烟去了岂不是吃亏?”

    张校长瞪了一眼他,“你胡说什么!”

    秦烟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