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狂魔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光之隐语,暗之王座 > 第50章还没想好标题

凌纾在百年庆典上与尚隆谈及往年被刺杀之事,尚隆表示正常,身为王者总会遇到如此事故,君不见戴国泰王亲征讨伐乱党时便被刺失踪……

问及柳国在百年内发展迅猛的缘由,凌纾淡笑表示她只是有一批好助力,有很多构想在国家二把手的支持下快速有效地进行实施,许多关键位置的人物也是交由对方布置。()所幸收效不错……

尚隆表示凌纾这样放下大权交给长庚有过于倚仗对方的倾向,如此就不怕出什么问题么?

凌纾打趣他说,不是你告诉的我找个好冢宰少干五十年的嘛……玩笑过后,她方才正经道,并非毫无戒心,就像她曾经说过的那样,作为她个人,愿意完全信任长庚,但身为刘王,她不会毫无保留地信任任何一人。之所以这么做,都是经过取舍的。哪怕会有猫腻和隐含的不及之处,但只要能干实事,出政绩,便够了。

尚隆无言……

在目睹芬华宫井然有序,宫人谦和知礼的场面,尚隆夸赞了凌纾的天官长。后又谈及前代刘王之子的大司寇渊雅,凌纾表示渊雅早在二十年前自请外派,从国府调任至地方为官,现人在蓟州。其母菀乐亦在他的强烈坚持下跟随去了蓟州。

言及刘麒,尚隆揶揄她可有因为情郎而忽视半身。凌纾颇为无语,道说她才晓得刘麒其实与长庚认识得最早,二人也颇为熟稔,怎的她先前从未知道……

另一边,长庚与身份不明的官员的对话,以及与端泓之间气氛不同寻常的会面。谈到了这一百年里,因为当初为了快速有效出政绩而启用的一些人留下的弊端。还有凌纾曾与他说过的既得利益者……如今这些在王朝初期起用的有功之臣已然发展出了各自私有的势力,有些与地方豪强牵扯,有些则与富贾商户勾结。

年复一年,国家体系更新,总会有他们的利益与国家利益相违背之时。凌纾作为上位者应有的决策让她不得不明里暗里出手打压分化这些势力,而明嘉四十五年在芬华宫宫门口发生的暗杀那就是这些人因为利益被损害了而向执政者们发出的警告。警告的不是身为王的凌纾,而是拥有更多执行权的、被当作王之利刃的冢宰。可巧的是,那一次长庚离开王都,也正是处理既得利益集团里的一个嚣张过头的官员。

由于这些人或多或少都是当年长庚提拔起来的,倘若堂而皇之地处置,必然会牵连到自身。冢宰大人的人马班子在朝中也不是铁板一块,总有与他意见不符的政敌等着抓住机会打压他下马。所以如果这事交给凌纾放到明面上来处理,她一定会左右为难。既不忍连同长庚一起被处置,也不能做到令人心服口服。

所以长庚决定亲自出马再度博弈一回。一方面是因为留着这些隐患越久越危险,一方面也是害怕凌纾再度遭到对方的迫害。

既得利益集团对于已经离心的、早年一手将他们扶植起来的冢宰既是忌惮又是向往。因为总是揣度不到他的心思,所以拿不准是否应该继续在某些灰色政治里与冢宰合作。但随着时日增长,柳国虽然发展得很快,人民生活也恢复得极好,可就像是堆积得越高的石头越容易倾塌一般,很快凌纾就会发现那些掩盖在四海升平、百姓安乐的表现之下,腐坏以一种更加不可阻挡的速度滋长着。这股逐渐被女王察觉并忌惮的势力等待不及,生怕被女王出手收拾了,终于决定给冢宰施压,希望对方正式成为他们的挡箭牌。以冢宰在女王那里的影响力,倘若他们彼此合作,架空女王,掌控大权那是不在话下。

这也是长庚的机会到来了。双方都有彼此间不能为世人所知的把柄,对方却以为他会顾忌更多,于是将计就计,上演无间道,还设了一明一暗两枚棋子搅和对方视线。在不断地深入接触中,收集到了许多能彻底拔除这股腐坏势力的罪证。也了解到这伙人在国府高官中的两座靠山……

而另一边,澹然与潍枫一直是知道的,长庚派来的潼末是一个与他们虚与委蛇的棋子;不过他们一直以为与自己拥有共同目标的端泓其实才是长庚翻盘的关键。与既得利益集团只顾着保全自己的利益不同,澹然和潍枫的目的很简单,让凌纾失道,主动上蓬山退位,然后令麒麟再度选王。因为他们心目中早已有王者的人选,便是那个一直在怀曦女王身边倾力辅佐的六官之长。对于长庚明明身有为王的特质却始终不被天帝选中这一点,二人十分想要颠覆。他们对代天授命的麒麟其实没有多大的敬畏感,对那个主宰世界的天帝更是没有甘心顺从的想法。他们只想为心中所认定的王扫清障碍,实至名归。

是以凌纾被各种挖坑陷害了。但她也不是毫无觉察,近两百年的治理国家早已将她由一个稍有天赋的菜鸟打造成一名老练的政客。终于在一次出人意料的翘宫暗访中重逢旧人(渊雅),继而得知了许多真相。

就连渊雅当年的离去,也是另有隐情的。那就是他的母亲菀乐,一直以来都在给凌纾挖坑这件事上起到不可或缺的作用,可以说是潍枫澹然党中的中坚力量。菀乐作为三百年前的望族之女,与原来的季氏长子云湍可谓青梅竹马,奈何妾有意君无心,季氏怀璧其罪,被先王灭族后,仅留下的长庚一人便踏上了走进这个国家权力中心的不可回头之路。他考取国官,入仙籍,积攒政绩。然后遇上了露峰,而菀乐没等来心上人的回头,却等到了与露峰的婚约。刘麒与长庚也是因此地,发现了新任刘王。遂菀乐摇身一变,成为了刘王后。而曾经的竹马长庚,则成为了开创法制国家的“贤王”露峰的臣子……

一切仿佛尘埃落定,但只有真正了解长庚身上的过往才会明白,他所求的大道究竟为何。不是为家人翻案,不是为了报复,而是追求符合他理想中的治国理念的合拍者。倘若那个人偏离了他的大道,那么就会被他舍弃。

很久之后,澹然便是如此对凌纾说的——“你以为自己在他那里是特殊的么?不,并无不同。他之所以那么快便放下露峰选择了你,不是因为他真的对你产生了那种可笑的感情。而是因为你在他的评估中,或许可以比峰王做得更好。但若一旦行差棋错,偏离轨道,那你就会被他放弃。他就是那样的男人。”

可这一回他却猜错。由于长庚的强大和不可摧毁过多地牵引了他们的注意力,没有人会想到,其实他们的主上,并不是那个柔弱不经事的菟丝花。他们低估了凌纾,也错判了她与长庚彼此在心中的分量,还有端泓这个不定性因素在,于是局面反转了。

从监禁中脱离的凌纾回到芬华宫,点兵亲征,讨伐乱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